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冬瓜的药用价值 >> 正文

【荷塘秋之恋征文】 风居住的街道(小说)

日期:2022-4-21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不用开门,她就能知道门外有些什么东西。整整一夜的秋风,肯定让那些早早落下来的叶子堆积在自己的门口。她不用急着起床了,但却无法从潜移默化的习惯中挣脱出来;她无法闭上眼睛,在呼啸的风声的催眠下,继续寻找梦乡中温柔的怀抱;她已经习惯了在早晨六点钟醒来,习惯了用冷水刷牙,习惯了一路小跑着赶到车间去上班,习惯了在星期天无忧无虑地睡到中午时分,可是今天并不是星期天。但是她不用再去上班了,她被厂里开除了。

她只愿意仰面躺着,用干涩的眼睛死盯着昏暗的天花板不厌其烦地看着,她只愿意看那些水渍和烟雾共同创作出来的图案。也只有那些虚实叠加的图案,才能将她从清冷的现实中带到想象中充盈的世界。那些图案的线条是丰满的、温柔的,就像他说过的毕加索的画,虽然她不知道毕加索是谁。但是那些脏兮兮的水渍和烟雾熏蒸过的痕迹,却总能被他说成童话里才有过的美好。她不会像他那样,将很糟糕的事情说得很美妙。但是她却知道再美的语言也无法说出她最简单的需求,这些她从未在他面前提及的需求是那样的简单。简单的就像一个男人总应该为自己的女人买一把梳头的梳子,一面用来梳妆的镜子罢了。而这些最基本的生活品,在她的房间里一件都没有。

房间里只有一张名义上的床,那高出地面的一个用木板和砖块组合起来的平台,就是她所谓的世界上最幸福的工作台了。他来的时候,他们就在那个平台上一遍遍地揉捏着幸福的味道。有的时候,她甚至担心那些从自己房门口路过的脚步声突然停下来,她害怕那些路人会听见那几块木板在他们共同的作用下,发出不堪重负的哭泣声。这是一间紧挨着小路的出租房,出了房门向南不到三十米就是街道。她和他就是在那条街道上认识的。

街道东西走向,沿着街道向东不到一公里就是海。他说自己是风,从海面上飘过来的,目的就是来遇见她。她虽然知道他是在骗自己,但她却愿意就那样一直被他骗下去,就算是他一直靠自己养活她也愿意。和那些看都不看自己一眼的男人比起来,他属于不惹尘埃的那种。他言谈文雅、举止得当,绝对是个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,他能说一口流利的韩语,甚至还能顺畅地画出一幅漂亮的漫画来。这样能讨女人欢心的男人,是她一直梦想中渴望遇见的。她希望自己的多情能留住风一样乱跑的他。她更希望通过自己的感化,能让他的放荡收敛一些。这样,将来结婚之后,他才能承担起一个男人应该承担的责任。她相信他是那么地爱着自己,要不他怎么会在自己上夜班的时候,冒着被保安抓住的危险,翻越厂里的围墙来接自己回家呢。对于自己被厂里开除,她一点也不埋怨他,要不是那个保安骂自己不要脸,他就不会去打那个保安了。要不是因为他打不过那个保安,自己也不会用砖块去砸那个保安了。

“你放心,一切都会有的,面包会有的,牛奶也会有的。”他搂着怀里的她,一副若无其实的样子。她看着他,满意地笑了。

“你饿了吗?我去买点东西给你吃吧。”他看着她,心疼地问。

“咱们还是一起去街道上吃饭吧。”她看着他说。

“还是我跑几步路吧,我还没有找到工作,老花你的钱多不好意思呀!”他难为情地说。

“咱们还客气什么呀?我的还不是你的吗?走吧!”她站起来,就准备出门。

“还是我去买吧,省点钱吧!以后的日子还很长呢!”说完他竟然真的就出去了。

“你还没有拿钱呢。”她追到门口,只看见他的背影已经消失在了风卷起的尘土中了。

“你昨天给的钱还没有花完呢。”他的声音刺穿浓浓的迷雾,将一种省吃俭用的感动真切地塞进她的感觉里。

她看着不远处那盏在风中摇晃的昏暗的街灯,希望他的背影能在那个街道上出现,但是越来越大的风却让她的眼睛无法睁开,她只能用力拉上那扇绿色的铁皮门。

她坐在床沿上,呆呆地看着小小的房间里那偌大的空间。是啊,缺少的东西太多了。从小她就失去了母亲,酗酒的父亲除了打骂自己之外,其他的都不放在心上。特别是继母给他生了一个儿子之后,她就变成了家里多余的物品。说是物品一点也不为过,因为她记得自己十六岁的时候,就被父亲和继母卖给了邻村的一个傻子做媳妇。但是上完小学的她却不傻,她还是逃出来了,而且在城市里找到一份可以养活自己的工作。她渴望得到别人的理解,渴望也和别的女孩子一样,有一个保护自己、疼爱自己的男朋友。他就是在那时候出现的,出现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季节里。

“拿去吧,我住在那里,很近的。”他指着那个绿色的铁皮门对站在屋檐下躲雨的她说。说完之后,他竟然丢下雨伞一下子就冲进了风雨中。那个起台风的傍晚,她是从厂里到小街上来卖东西的,她所在的厂区距离街道很远。从那天以后,她就认定他是一个好人。自从认识他后,她就紧紧地将他抓在自己的手里。为了照顾没有工作的他,她情愿将自己每个月多一半的工资都塞进他不好意思的手里。他更愿意从厂里搬出去和它一起住在只有一张床的出租屋里。虽然他也只有这样一间租来的屋子了,虽然从认识他起,每个月的房租都是她主动去交。但是她愿意为他每晚都加班很久,为了他她愿意做任何事,因为她爱他,她也知道他也爱着自己。

“唉!今天又没有找到工作,真对不起你。”他又一次坐在床边自爱自怜地说。

“别急,总会找到的。”她摸着他被海风吹乱的头发,用轻柔的声音安慰着他。她不愿意让他像自己一样成为一个最下层的劳动者。她相信凭他的知识一定能找一个像白领一样的好工作。虽然她没有问过他的学历,但她相信他一定有什么痛苦的经历,要不他怎么老是一种忧郁的样子啊!

“我想过了,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,你现在没有了工作。我不能再用你的钱了。”他低垂着头,用极低的声音说。

“没关系的,我的银行卡里还存了一些钱,明天我也去找工作,咱们一块儿去!”她用双手捧着他消瘦的脸,红着眼睛说。

“咱们在一起快一年了,我一直都靠你生活。等我挣到了钱,我一定好好的对你,给你买……”他用颤抖的声音说。

“别,别这样说。”她急忙用手捂住了他的嘴,她怕他因为伤心而落泪。这么长时间找不到工作,已经让他备受压力了,怎么还能继续让他伤心呢?

“要不咱们谁都不去给别人打工了,咱们自己给自己打工吧?咱们做点小生意,贩卖一些小商品,或者批发一些蔬菜到街道上摆摊。”他突然看着她激动地说。

“这怎么能行呀?我怎么能让你去干那个呀?”她吃惊地看着他说。

“做小生意怎么啦?很多大老板还都不是从小事做起的呀?我就不信咱们挣不来钱!”他认真地看着她说。

“这能行吗?”她不放心地问。

“你不信想我的能力吗?与其这样漫无目的地四处寻找机会,还不如脚踏实地为自己做事。再小的生意,那也是咱们自己的,也就是说咱们自己给自己做老板。你就做老板娘,哈哈!”他用手轻轻捏了一下她的鼻子,自信满满地说。

“那就做生意吧,明天就开始做吧。”她被他的情绪挑逗了起来。

“可是我没有钱啊!”他又垂下了头。

“我有啊,这几年我已经攒了两万多块钱了。明天咱们就全部取出来,你拿着去进货吧,不管是进小百货还是蔬菜,我都支持你。”她抱住他轻轻地摇晃着说。

“好啊,咱们就试试,等我进货回来,你就负责家里,我就负责从外面。”他亲了一下她的脸蛋高兴地说。

这已经是十几天以前的事了,他拿走钱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,但是她却一直坚信他会回来的。已经身无分文的她,还守在被风包围的小房间里,一边回想着她和他的一切,一边急切地盼望着他能回来。她死死地盯着灰暗的天花板,细细聆听着风中匆匆而过的脚步声。她熟悉他的足音,她不相信他是在骗自己,她宁愿为拿着两万块钱的他担心。

也许今天他就会回来的,要是他回来了,看见自己这个样子那多不好,她急忙从单薄的被窝里蹿了出来,匆匆地梳理一下自己的凌乱头发,洗完脸之后,照例向着街道的那个拐角走去,因为在那里一眼就可以将整个街道尽收眼底。

小路尽头的那个电线杆还挺立在风中,她看见电线杆子上有一张新帖的纸,估计又是招工启事吧,如果是,那就看看有没有招收女工的厂子,虽然他没有回来,但是自己也要吃饭呀。

招尸启事

某男,年龄大约二十五岁,身高一米七五,有多年的吸毒史。

因大量吸食海洛因2008年9月13日14时死亡,该男子没有任何有效证件。

身上有一万五千块现金。请知道该男子的人员速到城关派出所提供有关信息。

附上照片一张

那照片上竟然就是和她相处一年多的他,死亡的时间也就是他们取出钱后的两个小时。她呆呆地看着那张照片上熟悉的面孔,却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。他只说过自己就是风,从海上飘过来的……

如何降低小儿癫痫危害
治疗癫痫病比较专业的医院
老年癫痫要如何预防

友情链接:

失节事大网 | 海贼王事件 | 我好想你吉他 | 北京肾病中医专家 | 人教版六年级作文 | 年湖南台电视剧 | 成都酒店管理学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