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路标指示牌怎么看 >> 正文

【看点·新生】酒鬼(小说)

日期:2022-4-26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我们丫头寨不产酒,但喝酒的人却很多。每当哪家办喜事儿还是办丧事,都得好好地准备足量的酒水,否则那些帮忙张罗事儿的人会很不乐意的。人家喝多喝少是人家的事儿,可是你要是没有准备充足,那可就是主人家的待客不周了。有了这玩意儿,那些办事儿的甭管是小伙子还是老头儿,干得可起劲儿了。若是做完了事,他们便一个个地围在一张张桌子旁边,拿出一个个白花花的瓷碗,再配上一把不锈钢的瓢儿,老的就划拳:“七”“八”“三”“四”……年轻的就拿出一副牌,打起“地主”来。顿时主人家便热闹了,大片的吵闹声音飞往全寨,勾引得那些在家睡着的年轻人和老头心里就像被猫爪挠了似的。不一会儿,他们的身体便被自己拖到了酒桌上,开始了酒桌上的争天下。

若是有其它寨子里的人来,咱们丫头寨的人便开始吹牛了。这些喝得二昏二昏的年轻人开始放狂话了:咦,你们寨子里的人,没有一个喝酒厉害的,两三杯一下肚,就晕头转向了。于是这几个说人家的年轻人一边摇摇头,一边摆摆手,一副不屑和无奈的表情。简单点说,就是欠揍。这些小子乱吹一通,顺着把人家乱损贬了一顿,这外寨的年轻人便来气了,也开始反击了:你们这些人,一天天的就知道吹牛,看你们那个样子,没喝几杯吧!咋就成这样了呢,看来还是功力不够啊,还在这里吹大话。你们要是不服,咱们来光明正大地干一场,看谁更厉害,免得你们看轻了我们寨子里的男儿。

于是寨子之间的“大战”便开始了,他们又开始“四”“五”“六”“七”“八”了,同时还有手中的牌洗得哗啦啦的。在他们旁边,还有一些旁观者:老头、老太太、小孩子。这些人又知道有好戏看了,所以把桌子围得水泄不通。要是有喝醉酒的人抑制不住吐了出来,那么外面的有些人便要遭殃,被他吐得一身酒水。然后这个被吐的人便忍不住了:我操你妈,弄得老子一身,你是不想活了,没有德性的东西。这话让那个喝醉的人听到,那当天便会真正的打斗。当然,一般被吐的人只会在背后操天操地、日爹日娘,却不敢当着人家的面儿骂。不过,现在的酒局才真正开始,还没有到达这样不可收拾的地步。有时候人家办事儿开始摆饭的时候,村子里的一个大学生便开始出现了。这时候那些在喝酒的年轻小伙子就会招呼他过去准备喝酒,但他却一直推辞不喝,因为他根本不想喝。这时候他们便开始拿他打趣了:你这个大学生,酒也不喝,忙也不帮,咋就只会来吃饭呢。除了会看点书,还会干啥?不喝酒,算啥子真男人呢?这些小子把人家一下子讲得面红耳赤,脸带窘怒。这大学生倒也没有说什么,就默默地走开了,他知道,这些人说的是玩笑话,当不得真。于是这些人又略带惋惜地说了一句:这个大学生,有点呆。于是旁边的“同伙”附和着哈哈大笑了几声。

这些有点痞子气息的年轻人,并不是最期待寨子有人家办事儿的人,要说最期待的,那便是咱们丫头寨的头号人物肖宝德了。至于为什么说他是“头号人物”,这是有原因的。在我们寨子里,老人、小孩、妇女以及外村的大部分的人都知道他的大名,至于跟他同龄的年轻人更不用说了。肖宝德虽然是村子里的“头号人物”,但是村子里的人不怎么待见他。他便是我们村里有名的“酒鬼”。上面那些年轻人也很滥酒,但是他们只是在寨子里有人办事儿的时候喝,也可以算是给主人家喝酒撑场面,没有谁会反感或是厌恶他们。但肖宝德确是寨子里的人讨厌的对象,让老人、妇女和小孩对他厌而远之,即便是他的家里人也对他很厌弃。

肖宝德在村子里的辈分是比较大的,大部分人见了他理论上都要喊爷爷或伯伯。不说肖宝德为何会被众人们嫌弃,据说他曾经也风光过,更是有一段传奇呢!以前他读书时,那可是班里的实实在在的尖子生。每当老师在黑板上写题目,粉笔刚落下,他便把答案说出来了。就连老师也大吃一惊,连连赞叹:这大孩子以后会有大出息啊!他在整个小学,都是在老师的期待和同学们的羡慕之下成长起来的。上初中之后,他恋爱了。从前读书的人,十岁开始读一年级的人多的是。肖宝德和她的恋人林语便是这样。那时候的他们跟现在早恋的学生一样,每天的空闲时间就用来逛小树林。

“小语,要是早点遇见你就好了,那么我就可以多爱你一些时间了。”肖宝德捏着林语的芊芊细手动情地说。

“宝德,不管什么时候,我都想跟你在一起。”林语一边说着,一边便把她的头安稳地放在肖宝德的肩上,眼睛往上看着他黝黑而俊朗的脸。肖宝德也把手放在她的肩上,紧紧地抱着她,生怕被别人抢了去。

“小语,咱们不读书了好不好?咱们退学回家,然后我娶你。”肖宝德放开她,然后用手握住她柔软的双肩。

“哦……哦……好的,宝德,我答应你,不过我得跟我的父母商量。”林语吞吞吐吐地而又毫无疑问地答应了他。

“太好了,太好了。小语,我们可以真真正正、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了。”肖宝德高兴得快要跳上了天,随后他用双手握住林语的那颗头,来了一个深深的吻,吻出了万种风情、十里春风。

“小点声,待会儿被老师发现了。”林语羞涩而快乐地说。

“我们都要退学回家了,还害怕个球老师。”他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。林语撇嘴一笑,像极了天上的仙女,什么七仙女的,在林语面前,都是扯淡。

林语高兴而恐惧地回到家。她的爹爹跟娘刚刚从坡上锄地回来,满身的黄泥,活脱脱的两个泥人。她家虽是农民,却也还算富裕,供得起她读初中。趁爹妈洗手擦脸的时候,林语快速地拾掇了晚饭。

“爹爹,娘,你们进屋头吃饭了。”林语向屋外喊。

“你先舀好饭,我们马上就好了。”她爹爹对着屋内说。

“好嘞,你们搞快点,慢点菜冷了。”林语关心地说。她也没有吃,得等等他们,然后好跟他们说一说她和肖宝德的事。

不一会儿,她的爹爹和娘都进屋坐下,开始端碗扒饭了。

“哟,今天咋个有腊肉?”林语爹诧异不已。

“是啊,一般日子都不吃的,舍不得。”林语娘也有点不解。

“爹爹,娘,我想跟你们说个事,我不想读书了。”她鼓足了勇气对他们说。

“你不读书,你想干什么,啊?好多人家读书还读不起,你说你不想读了。我和娘都不同意。”林语爹一脸愤怒,把端起的碗狠狠地墩在了桌上,不过碗的质量还算好,没有破掉。

“发生什么事了,怎么突然就不想读了?跟我们说说。”林语妈语气和缓地说。

“爹、娘,我都十八九岁了,还在初中,班里都是一群小孩(除了肖宝德),反正不想读了。”她带着委屈地说。

“不想读也要读,我不想你像我们一样吃一字不识的亏。”林语爹严肃地说。林语眼看不能说服爹娘了,心里不知道怎么办才好。本来如果肖宝德不提出来退学,她还是想继续学下去的。但是她又想了想,如果她没有退学,而肖宝德退学了的话,那她真的是跟一群小孩子上学了。她不想这样,到时候,她得有多么的孤单和寂寞啊!不,我一定要说服爹娘,她内心一横,便下定了决心。

“爹,我恋爱了。”她害怕而如释重负地说了出来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林语爹气得说不出话来,脸也变得铁青。

“你这个娃娃啊……”林语娘默默地抹着眼泪。

“老子省吃俭用供你读书,你给我谈恋爱。”林语爹指着她的鼻子骂,“你跟哪个谈的?”

“丫头寨的肖宝德。”林语自信地说。虽然他们没有在同一个寨子,但是肖宝德从小的好成绩却是十里八乡都知道的,包括她的父母。但是肖宝德跟她一样,也是一个“高龄求学者”。“肖宝德跟我讲好了,我们退了学,就回来结婚,不管你们同不同意。”

“你敢!你要是退学,看我不打断你的腿杆子!”她爹又一次愤怒。

“我是我自己。”林语大声喊道,“我不要你们管。”她说完这句话,扔掉了手中的碗。那碗在地上滚了几圈,把饭都洒了出来。她跑出了院子,跑得无影无踪了,至少她的爹娘是看不见,找不着了。

“她爹,我们同意她吧,不然还不知道她会闹出个啥来。”她妈满脸的泪,满声的委屈。

“你让她去,我倒是要看看,她能干个啥。”老头脸一横,拿起筷子,端起碗,默默地吃起了姑娘做的饭菜。

“爸,我要退学。我想跟林家塘子的林语结婚。”肖宝德对正在抽旱烟的老爹说。

“你说什么?再说一遍。”肖老爹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“爸,我要退学,我不想读书了。我想跟林家塘子的林语结婚。”肖宝德提高了音调说。肖老汉不说话了,默默地弄着自己的烟杖。他把烟抽出去,不准备吸了,然后又把烟杖放在台阶上敲了敲,把杖里的烟灰抖了出来。然后右手拿着烟杖,向肖宝德走去。在靠近他的那一会儿,他左手马上死死地捏住肖宝德的左手,右手举起烟杖,狠狠地打了下去。

“我叫你不成器,我叫你退学,我叫你不争气。我叫你想跟林塘的林语结婚。”肖老汉边打边骂,“你个砍血脑壳的,你个黄泥巴筑的,你是要气死老子啊!”肖老汉骂着骂着,气就不打一处来,他不经意间举起烟杖,便向肖宝德的头打了一下。瞬间肖宝德就晕了过去,软软地躺在地上,像一只死狗。肖宝德其实可以反抗的,但是他并没有,只是任爸爸打。

就这样,肖宝德躺了一个星期,还好人没有傻掉。在家里,他不想说话了。他的兄弟们跟他说话,也总是“嗯嗯”地敷衍。他没有想到,平时一向对他很好的爸爸,怎么舍得下那么重的手。他想,或许爸爸只是看重他的学习成绩吧!不过成绩也没有什么用了,因为他自己决定,不会去学校了,纵使爸爸把他打死,他也不去,他也要娶林语。

身体好后,肖宝德来到了镇上,去学校里办理退学手续。就在要进学校的时候,他看见学校旁边那家餐馆有一个服务员很像林语。于是他收住了脚步。

“小语?”他很激动又很疑惑地喊了一声。林语抬起头,一下子愣住了,手里的扫把吧嗒一声落在了地上。她疯了似地向肖宝德跑去。深深地贴在了他的怀里。

“宝德,我想你。”她委屈地说,“你这些天为什么不来找我,我一个人好难过。”她的手紧紧地抱住了肖宝德,便开始抽噎起来。

“啊!轻点,轻点,我满身的伤还没有好。”他温柔地说,还带上了一个甜甜的微笑。

“你怎么了?怎么浑身的淤血印子。”林语卷起他的袖子,心疼地看着他的伤,“是不是你爹打你了,你为什么不跑,憨包。”林语埋怨地白了他一眼。

“他是我爸,我不想读书了,破坏了他的期望,我该打。又怎么能躲呢!”肖宝德解释道。

“他要把你打死了我怎么办?”林语抽噎着说。

“不会的,我来办退学手续,即使他把我打死也没有用了。”肖宝德打趣地说。

“我也去,咱们办了以后,就去领结婚证,看你爸怎么办。”林语愤怒地说,“我就不信他也把我打死。”

就这样,肖宝德和林语退了学,同居了。

不久以后,他们的父母终于妥协了,他们真正地结了婚。

“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,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。”

肖宝德和林语结婚以后,过上了大多数家庭一样的幸福生活。虽然生活苦点,但互相都觉得并没有什么。一辈子就这样开开心心的过下去,不就可以了吗?他们自从结婚以后,便跟父母分家了,各过各的日子,平时也不会跟肖老汉他们有多少的交集。这小两口的二人世界怕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了。他们两个以前都因为读书,所以家里的农活也就干得少些,这就让现在的他们有些吃不消。每天得早起上坡去犁地播种,锄地除草,在家里翻粪晒粪。不过还好,至少晚上的时光不会被农活所剥夺。在自家的院子里,他们种上了很多的菜:豆子、黄瓜、青菜、辣椒等等。如今,豆子的藤蔓挂在了房子左边的豆架上,小青瓜也急匆匆地跟豆子抢夺地盘,也爬在了架子上,丝毫不弱。黄瓜已经挂花了,金黄的花瓣勾引来了一小群蜜蜂,嗡嗡地叫着;辣椒树也结出了一个个娇小嫩绿的翡翠月牙儿,有的已经打红了,上边绿的,下边尖儿处却是红的,像极了一颗颗被大师雕琢过的艺术品……

他们院子里的一片平地,种的全是菜籽。到了农历的三月份左右,满地一片金黄,风儿也会来凑热闹,掀起层层叠叠的菜花浪。这时候,林语在屋里拾掇着午饭,肖宝德在地里拔杂草,头戴一顶草帽,时不时会被风拿着扔来扔去。

“宝德,回来吃饭喽,饭好了。”林语走到院子里,大声地喊,山的那边也激起了回音。

“晓得咯,马上回来。”肖宝德弓着腰,一边拔着草,一边噘起嘴大声应道。林语挺着肚子走进了屋里,等着肖宝德的回来。

肖宝德和林语的生活总是让村里的人羡慕不已,甚至连他们的父母也有这种感觉:之前不让他们结婚简直就是一个错误。甚至有几个小伙子开玩笑说:真想把林语抢过来做老婆,如果能这样的话,那该多好啊!也有几个没有结婚的少女在一起嘀嘀咕咕:以后嫁人就要找肖宝德这样的。

癫痫病哪家医院比较好
有哪些癫痫病医院
什么是癫痫怎么治疗能好

友情链接:

失节事大网 | 海贼王事件 | 我好想你吉他 | 北京肾病中医专家 | 人教版六年级作文 | 年湖南台电视剧 | 成都酒店管理学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