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兰州理工大附中 >> 正文

【海蓝·小说】装电话

日期:2022-4-20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上班没多久,局办公室杨主任就给赵明打来电话,通知局长叫他,然后电话就挂了。赵明来到局长办公室,杨主任已经坐在那里了。见到赵明,李局长指指对面的沙发,然后说:“刚才杨主任说老杨局长住院了,还是肝癌晚期,局里好像就你和他对脾气,你就和杨主任代表局里到医院慰问一下吧!买什么慰问品,什么标准的,杨主任都知道,还是按惯例吧!”

出了办公室,赵明想问问杨主任惯例是什么?具体打算买些什么,但一看到那张被别人欠了八百吊的脸,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。不过,最终还是没有沉住气:“什么时候去?”

“上午有好多事呢,下午吧!”杨主任转身进了自己的办公室。

这样的态度,赵明已经习惯了。去年刚刚从部队转业安排到这个单位的时候,他一时真是还挺难适应的。按照级别,在部队赵明是副团长,名正言顺的团首长。按照对应的级别,到地方保留副县(团)的级别,但没有了实职,成了副调研员。据组织部门说,这副调研员还是超配的,不占职数。

对于到地方后的落差,赵明是有心理准备的,可事实却还是太出乎意料,最初让他有些难以接受。赵明本来也没奢望到地方后还能和部队一样,一呼百应,一言九鼎。不过是不想才刚刚四十出头就退役在家养老,好歹有个地方上班。更重要的是,高中毕业就进了部队,在军营生活了24年,用老婆的说法,完全脱离了社会生活。所以,他也想能有个机会融入社会,使自己的人生不至于那么纯粹。自己认为是一个已经低得不能再低的要求,可落到实际上,发现还是太理想化了。

要说这个老杨局长,和赵明也只是一面之缘。几个月前的一天,赵明正在办公室漫无目的地上网浏览着,忽然听到走廊里传来吵闹声。一位老人大声的叫嚷着,听声音很愤怒,却又听不清在说什么。肯定又是上访的,赵明起身把虚掩的门关上了。事不关己,躲个清静还是挺好的。谁知,没多久,信访办主任敲门进来,一个七、八十岁的老头怒气冲冲地跟了进来。信访办主任说:“这是咱们的老局长,他找局领导要求解决他的个人问题,别的局领导都不在。我劝了半天,老局长今天非要见到局长不可,赵局就接待一下吧!”一边说着,信访办主任一边冲赵明挤着眼睛。赵明有些不高兴了。自己既不分管信访,与老局长又不认识,能接待什么?可看着信访办主任为难的样子,以及老局长那一脸的怒气,好像当下就推出去也不可能。赵明赶紧站起来,热情地请老局长坐下。转过身想问问情况,信访办主任已经溜了。

想给老杨局长倒杯水,可自己的办公室没有多余的杯子。把自己的杯子给老杨局长用又不合适。赵明知道局办有招待客人用的纸杯,就想去拿过来。老杨局长以为他也想溜,就抓住他的袖子不让他走。没办法,赵明只能苦笑着坐下来。

老杨局长很激动,大声叫嚷着:“这事不公平,二十多年了,该享受的待遇凭什么不给我?你说凭什么?”

赵明也不知道说的是什么事啊?只能先宽慰老人家消消气。这么激动别当场心脏病发作,如果在办公室里出个好歹,传出去可是好说不好听了。让老人家有事慢慢说,从头说。

听了一会儿,赵明在大脑中努力梳理凌乱的信息,总算大概明白了。原来,老杨局长的冤情有二十多年了。当初,老杨局长终于在退休的前两年通过努力,被提拔为局长,组织部门任命的正局长,按政策可以享受家中安装电话的待遇。但那时的正局长却不是单位的一把手,还有个局党委书记,那才是大权在握的一把手。两人以前在工作中有隔阂。至于矛盾产生的原因,那就是“小孩没娘,说起来话长”了。好像再往前,还在杨局长任副局长时,书记只是个下面的科长,杨局长似乎压制过他,也许他认为是杨局长有意压制过他吧?赵明及时拦住向历史前朔的话题,引导着让老杨局长往后捋。不然恐怕一天一夜也说不完。

老杨局长介绍,两人搭班子后,书记就有意地对他进行打击报复。那个时候,大家的工资差不多,也没有现在这些车子、房子的待遇差别,最明显的一个特殊待遇,就是书记、局长应该由单位负责在家中安装座机电话。这也是和其他副局长的一个最大差别。可那位书记为了报复他,总是找各种理由拖着不让装。结果,这电话直到老杨局长退休也没装上。

从打退休后,老杨局长就开始了上访。先后到市委、组织部和单位上访,甚至为此去过省里。

不用想都能知道上访的结果,在职时有文件规定都没能装上的电话,退休后没有文件规定的事就更不可能办了。上上下下,肯定是没有人能够解决这个问题。于是,隔三差五,老杨局长就会到组织部和单位找领导评评理,要求落实待遇。如果遇到领导换届,有新的领导上任,老杨局长更是争取第一个报到备案。

听明白了,赵明对老人家也有些理解了。看似无理取闹,其实老人的小算盘也值得同情。当时在职如果能装上电话,以中国的国情,退休后就不可能拆除,省钱占便宜不说,在那个通讯非常落后的年代,家里“叮铃铃”一响,在左邻右舍中,是一种怎样的荣耀?

也许那天赵明心情好,也许是在部队落下的老毛病犯了,长时间没有和人谈心做思想工作,有点痒痒。

他就问老杨局长:“你想落实什么待遇?”

老杨局长一愣,然后说:“我,我要装电话。文件规定正局实职可以在家里装电话。”

赵明就笑了,说:“老人家,装电话容易啊,和电信公司说一声就行了,都是上门服务,很快的。”

“我要单位给装。”

“那也好办。请示领导让办公室通知电信公司去给你家装,到现场看着装。”

好一会儿,老杨局长没说话,只是直愣愣的看着赵明。

赵明慢慢解释说:“我知道,其实你家里有电话的,对不对?家里并不缺电话。您就是咽不下这一口气。可是,二十多年过去了,好多事情已经变了。二十年前,家里装部电话要三千多元,基本上是一年的工资收入。还不是有钱就能装,还要排队,还要找关系申请号码。没有关系,可能等上半年、一年也不一定装上。而现在呢,只要提出申请,电信公司立马上门服务,还赠送电话机呢,你想装几部就给你装几部?你不会是想让单位报销电话费吗?现在在职领导都不能报销家里座机的电话费了?”

“我没想报电话费,就想装电话。”

“现在的情况是,你装的电话越多,电信公司挣的钱越多,就越高兴。你还装吗?你家缺电话吗?”

“不缺电话,都有手机。我就是要个说法,书记欺负我,卡着我,不能就这么完了。”

“那个书记呢?”

“死了十多年了,他年龄比我还小呢。”

赵明笑了:“这就是恶有恶报。他都死了十多年了,你还健康地活着,这就是报应。你不好好享受生活,让子女跟着你操心,跟一个死人置气,是不是不应该啊?”

“也是。可我这事不能这么完了啊,我都找了二十多年了。”

“不完了,你还想要什么结果?害你的人早死了。想装电话,装多少都可以,你还想要什么?”

“可我都找了二十多年了,都说书记不对,都承认我的电话就应该装。就这么完了?”

“老局长,从公事公办来说,我也觉得你应该找,当年的确受委屈了;但从个人角度来说,老爷子,过去的事就过去吧!好好活着,比什么都强。还总让这点烦心事缠着干什么?开开心心地享受天伦之乐多好?听我的,就别再找了。”

“我找了二十多年,小伙子,就让你这几句话,我就不找了?”

“如果你觉得我说的不对,等局长来了,你继续找,你的问题我没有权利解决。但从个人角度,我和你孩子的年龄差不多,如果觉得我说的有道理,以后彻底忘记这个事,回去好好过日子吧!”

老杨局长犹犹豫豫站起来,嘴里念叨着:“那就不找了?”

赵明送到楼梯口,走到拐角了,老杨局长还不死心:“二十多年了,就你一句话,我就不找了?”

“哈哈,听我的,以后别找了!”赵明大声地说。

当时看着老杨局长挺直的身板,矫健的步伐,赵明还暗自感叹老人家健康的身体呢,不知自己将来这个年龄会不会有这样的好身体?怎么这么快就癌症晚期了呢?该不会是误诊吧?

快下班了,赵明刚跟妻子通过电话。一切照常,赵明去学校接孩子,妻子直接回家做饭。这时,局办杨主任来电话,说是去医院探视老局长,就在楼下等着呢,请他快点下楼。赵明这个恨啊!差点摔了电话。没有办法,毕竟是工作。将变化再又电告了妻子,才下楼。

到了医院,下了车,看着杨主任手忙脚乱地拎着那些花里胡哨、华而不实的营养保健品盒子,赵明有意插着手走在前面,视而不见。

在病房里,躺在病床上的老杨局长已经完全脱了相。几个月时间,老年斑似乎一下子布满了全身,人已经瘦得皮包骨,是那种真正的皮包骨,而不是形容或者比喻。老人从头到脚凌乱地插着一些管子。这场景,太出乎意料了,当即就把赵明吓住了。赵明的第一个想法,就是赶紧夺门而逃,离开这里。当然,这是不可能的。老杨局长的子女已经趴在昏昏欲睡的老人耳边,大声的告诉他:“局领导来看你了!”

赵明真希望老人睡着了,示意别打扰病人的休息了。老杨局长却缓缓地睁开了眼睛。看到赵明,眼神立马亮了起来,抬起插着管子的手臂,头向上挣着,似乎要坐起来。赵明赶紧握住老人的手,压制住自己的恐惧,嘴里说着不知什么时候从电影、电视或者书上学来的空洞的、冠冕堂皇的慰问话。老杨局长嘴里“呜呜”地说着什么。老人的女儿在旁边翻译:“我爸说,感谢局领导的关心,感谢组织,给组织添麻烦了。还说,听你的话,再也不找了。”

这时候还惦记着装电话落实待遇呢,赵明不禁有点心酸。

从病房出来,老杨局长的儿子对赵明说:“我爸总念叨你,说你有水平。一句话,就把窝在心里二十多年的疙瘩解开了。自打他退休后,就为了装电话这事,没少给各级领导添麻烦。我们做子女的也头痛,也为难,可谁也劝不住。我爸就认死理。那天从你那里回来,进家门就大声宣布,以后再也不找了,要好好享受晚年的幸福时光。还直夸新来的赵局长有水平,会说话。老爷子从退休那天起,就一直想着装电话,要惩处书记的迫害,恢复应该享受的待遇。一下子不找了,还挺难适应。早晨起来就在屋里转磨磨,一时不知道自己该干点啥了?我们都觉得过段时间就适应了,就顺过来了。谁成想,后来就感冒了,到医院一检查,还检查出了肝癌,还是晚期,手术都不能做了。谁能想到呢?我爸身体一向都挺好的,一个人到处走,到处找。不过,我爸总算在有生之年了了晚年的一大心愿,不遗憾了。他还不知道自己的病呢,还盼着病好了好好享受退休生活呢!自己说这些年都让装电话给耽误了,都是书记给害的。”

赵明却不这么想。自己是把老杨局长劝住了,不再琢磨着装电话了,可老人从此也失去了精神寄托和晚年的追求。如果当时不是自己打断了老人这个念头,是不是老爷子还能风雨无阻地奔波在个人奋斗的路上,也许就不会落到今天这样形容槁枯地躺在病床上的地步吧?谁知道自己当时的好心到底对不对呢?

泸州癫痫病研究院
治疗癫痫好的办法
癫痫病表现有哪些

友情链接:

失节事大网 | 海贼王事件 | 我好想你吉他 | 北京肾病中医专家 | 人教版六年级作文 | 年湖南台电视剧 | 成都酒店管理学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