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茅山后裔全集阅读 >> 正文

『流年』无解(小小说)

日期:2022-4-15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“炉筒子要掉,快闪开!”听到一声震耳欲聋的喊叫,炉筒子,本来悬在空中的滚烫的炉筒子眼看掉下来了,其下方正对着的座位上的雅美却被吓得忘记逃离。

刚刚喊话的王天意徒手迅疾托住脱节掉下来的一节炉筒子,然后,猛地甩到讲台的空地上。

星期天的高一班教室里,五、六个离家近或住宿的男女生,便有些乱了阵脚。

看到王天意不停地甩着刚才抓住炉筒子的那只手,直咧嘴,邓雅美才猛然惊醒,冲出呛人的煤烟和飞灰,跑到宿舍去拿肥皂和大酱,要为王天意抹在烫了的手上。

等邓雅美抱着大酱和肥皂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回来时,王天意的手掌已经起了一溜儿大水泡,伸开的手不但合不上了,还像托着一座光头的小山包。

邓雅美眼泪在眼圈儿直打转,连连说:“就怪我,就怪我。”

王天意却若无其事地说:“没事儿,过几天就好了。大家不用担心,我回家去处理一下。”

王天意再来上课的时候,就像一个伤病员那样,用绷带挂着包了厚厚白纱布的右手。

邓雅美其实心里很想问问伤情,可是,鉴于男女生一般不说话,她虽然开朗,却张了几回嘴都没张开。

幸好王天意的妹妹王天心也跟他们同班,自然知道哥哥是为了救人才弄伤了自己。当邓雅美向她询问时,听王天心说哥哥疼得一晚上都没怎么睡觉,是一个老中医给了个偏方,才止住了疼。

邓雅美很内疚地说:“就怪我。”

王天心看看周围没别人在,则笑着说:“邓雅美,什么怪你呀?我哥可是英雄救美啊,你记着他的好就行啦。”

听到王天心这么半认真半调侃的话,邓雅美的脸不觉红了。

王天意的确身体好,恢复能力很强,一周以后,他的烫伤就好了。邓雅美连一句谢谢的话,都没直接对王天意说,觉得自己就这样没有反应有些不仁义,心里很纠结。

可邓雅美思来想去,却找不到合适的表示感谢和歉意的方式。

王天心跟邓雅美前后桌,因平时学习太忙,也不怎么沟通,从王天意救了邓雅美以后,天心跟雅美亲密多了,天心经常向学习好的雅美请教一些难题,雅美觉得有义务回报天意的妹妹,也非常乐于跟她探讨。

有一次,雅美得到一套很有分量的复习资料,她就给天心看了。天心忽然对她说:“这题很好,借我拿家去用一晚上,给我哥也做做。”

正愁没机会报答人家,雅美当然答应,只是在王天心狡黠的目光下,她有些莫名的羞涩。

因为受寒流影响,下了一场有史以来的最大一场暴雪,门都推不开,积雪一米深了,才停住。

学生宿舍冷得出奇,为了防止冻伤人,学校允许住宿生有亲的投亲有友的靠友。

邓雅美家在外地,本地也没有什么亲戚和熟人,她谁也靠不上,就等着在宿舍里熬过去了。

放学的时候,王天心却回过头来对邓雅美说:“雅美,我跟我妈说了,她让我带你去我家。”

邓雅美急忙说:“太添麻烦,不用了天心,又不是每个人都有地方去,我也能挺住,你代我谢谢大娘吧。”

邓雅美拒绝的理由其实是觉得去男同学的家不合适,怕人说闲话,她和王天意可是从来没说过一回不该说的话。

王天心仿佛明白邓雅美的心思,却故意说:“是不是因为我哥,才不肯去啊?”

邓雅美瞪了王天心一眼说:“才不是呢。”

王天心嘻嘻一笑,说:“你要是坚持不去,那就是心里有鬼。”

结果,邓雅美还是去了天心他们家。

一家老少九口人除了王天意,别人都对邓雅美非常热情周到,邓雅美在天心家吃住了三天,

王天意却跟她一句话没说,当然邓雅美也没跟他打过一声招呼,哪怕在一张桌子上吃饭。

极寒天气过后,似乎一切都恢复了正常。

王天心和邓雅美也成为了同桌,关系更显亲密,但是,王天意和邓雅美偶尔迎面撞上了,却只是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便迅速无声地各自走开。

转眼快放寒假了。

王天心幽幽地碰了一下正在做习题的邓雅美说:“哎,告诉你一个事儿。”

邓雅美没抬头,却不屑地说:“别卖关子,快说吧。”

王天心脸上的笑容完全消失,沉吟半晌才说:“我哥明年就去外地借读了。”

邓雅美问:“这都快高考了,怎么才想起来走了呢?能适应吗?”

王天心说:“我家邻居大婶看上了我哥,非要把她闺女定给我哥做未婚妻。”

邓雅美一听到这事,无端地心却跳快了,脸也热了,可只一瞬就过去了。她说:“你哥愿意就定,不愿意拒绝不就行了?犯得着逃跑吗?”

王天心用拳头捶了一下邓雅美肩膀,说:“拒绝了,可那大婶说是我哥看上了你。”

邓雅美抬头看着王天心的眼睛问:“我跟你哥有事吗?”

王天心说:“知道你们现在没事。其实,我哥就怕影响你考大学,才决定离开的。”

邓雅美好像明白了什么又好像什么也没明白,只见她脸上有了泪花。

又过了几天,放寒假那天,邓雅美找了个没有别人的空儿,双手捧着一个精致的日记本,递给王天意,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跑了。

王天意打开,只见扉页上面是一行娟秀的字迹:天意同学,谢谢你!友谊之树常青!

高中毕业后,邓雅美考取了一所理想的大学。王天意和王天心却都落榜了。

再后来,邓雅美在远方的一座美丽的城市工作了,结婚了。

在一次高中同学聚会上,她才听说王天意兄妹俩,都在成家后不久患病离开了这个世界。邓雅美多方打听过的生命中很在意的两个人,终于有了确切消息,却是噩耗。

那天,从来不喝酒的邓雅美喝了不少,可是,她没有醉。

彻夜难眠中,她也不知道她和王天意的曾经算是什么。即使她想知道,也只能是一道无解的题了。

太原癫痫病正规医院
药物治疗癫痫病的好不好
原发性癫痫怎么诊断

友情链接:

失节事大网 | 海贼王事件 | 我好想你吉他 | 北京肾病中医专家 | 人教版六年级作文 | 年湖南台电视剧 | 成都酒店管理学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