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网店运营那些事儿 >> 正文

【荷塘“有奖金”征文】暖暖的秋夜(小说)

日期:2022-4-20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深秋季节,淫雨霏霏。黄昏时候,小镇上的大小店铺和住在小镇上的居民早早地就关了门,有的在家里看着电视、说着闲话,有的在家里喝着小酒、高谈阔论。街道上,路灯昏黄,行人寂寥,凄风苦雨,冷冷落落。偶尔一辆摩托车呼啸而过,车轮在街道上碾出了一道道的水花。

这时,方旭撑着一把黑伞从校大门出来,急冲冲地往街道上走着。他刚批改完两个班一百多名学生的作业,有些疲累了,急着回家去休息。

他的家住在小镇的上街头,离学校大约有五里的路程,为了锻炼身体,他从不骑车,也不乘坐班车,无论是天晴还是下雨他都坚持走路。按他的步速,走一个单趟,刚好半个小时。

街道边一株株高大的法国梧桐在风雨里瑟瑟发抖,几片树叶高高地飘起,又轻轻地落下,一瞬间就在路上的积水里飘了起来。方旭无意欣赏这秋夜的景色,急急忙忙地赶着路,豆粒大的雨点打在伞上“砰砰”作响,就像马蹄敲击路面一般。

突然,他发现了一个老人拄着拐棍,既没有穿雨衣,也没有打伞,默默地站在一棵法国梧桐树下躲雨,树叶虽然替老人遮挡了一些雨丝,但仍然有很多雨点滴洒在老人的头上。雨水顺着老人白色的头发滴下,一点一点地落在了老人那单薄的衣服上。老人冻得两臂交叉,嘴唇紧闭,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,不时地朝着东边的方向投去期待的目光……

方旭扭头看着老人,见老人浑身上下几乎都被雨水淋湿了,他恻隐之心顿起,立即走到了老人的身边,把雨伞罩在了老人的头上,关切地问道:“老人家,您是在等人吗?”

老人可能是被冻着了,声音有点儿颤抖地说:“是啊,孙女儿说今天回来,所以我就到街上来等她,想不到都这个时候了,还不见个人影儿!”

方旭说:“你打个电话问问,看是不是回来了?”

老人说:“我把手机忘在家里了。”

方旭说:“这好办,我身上有手机,你把号码告诉我,我给你问问。”

老人扬起脸来想了半天,终于沮丧地说:“哎呀,我记不起来了,我只记得前面是159,后面是啥,我咋也想不起来了。”

方旭见老人没记住孙女儿的电话号码,就又问:“老人家,你家住在哪里呀?”

老人说:“我家可远了,离这里有几十里路呢,在王家山。”

王家山这个地方,方旭倒也听说过,就是没去过,听别人说,从镇上到王家山有五十多里,如果坐车最少也得一个小时,可这老人到镇上来干什么呢?难道就为了迎接孙女?

想到这里,就又问老人:“老人家您到镇上来还有什么事吗?”

老人说:“也没啥大事,听说孙女要回来,我就到镇上来领取养老金,顺便再买点菜,然后好坐她的车回去,没想到,都这时候了,还不见她回来。”

方旭这才发现,老人的脚边还放着一个袋子,袋子里鼓鼓囊囊的,可能装着菜。

方旭想了想,就又问:“那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吗?”

老人思索了一下,叹了一口气说:“家里没啥人了,就我和孙女两个人过日子。唉,命苦啊!孙女三岁的时候,她爹娘就出车祸死了。要不是有我在,或许孙女也活不到今天了!我本来是想让孙上大学的,可孙女偏不干,非要出门打工挣钱不可。不过也还好,终于找了一个稳定的工作,在制衣厂给人家当裁剪工。就是有一个事情常常令我不安,都快二十四岁的人了,至今还没找到一个合适的婆家。唉,如今的年轻人呐!”

看来老人很健谈,把心里的事情都吐了出来。方旭看看天,天已经黑了,雨也越下越大。再看看路,路上积满了雨水,连一个人影也看不到,他说:“老人家,看来你孙女有事了不回来了。您这么大的年纪了,天又黑,路又远,今晚肯定是回不去了。你看这样好不好,今晚你先到我家去住一晚,明天再回去好不好?”

老人思索了半晌,竟然摇摇头说:“你的好意我领了,我孙女儿说今天回来就一定会回来,她自己有车,我必须在这里等她!”

方旭见老人不愿到他家去,心里很为难。走吧,把老人一个人扔在路边实在不妥;不走吧,他又实在太累了,真想好好地休息一下。愣怔了一会儿,就把伞递给老人说:“这样吧老人家,我把伞给您,如果再过一会儿您孙女还没回来的话,您就到上街头找我。我姓方,叫方旭,在镇上教书。”

老人硬是不要,方旭硬是要给,推让了半天,老人才千恩万谢地接了伞。

走了几步,方旭猛地转身回来了,他觉得把老人一个人扔在路边不放心,所以就又回到了老人身边。

老人很惊异,也很感动,“方老师,你回去吧,我没事的。”

方旭说:“不要紧的,我陪你一会儿,等您孙女回来了我再回去也不迟!”

夜,渐渐深了。雨,渐渐大了,风也猛烈地刮了起来,把高大的梧桐树吹得呼呼作响。

方旭随着老人的目光向东边的方向看去,东边天连着地、地连着天,到处都是朦胧一片,根本就见不到任何光亮,也见不到任何车灯的闪烁,于是他又对老人说:“老人家,您还是到我家去吧,您的孙女可能不会回来了。”

思考了一会,老人感激地说:“好吧,真是麻烦你了!死女子,不能回来也不早点给我打个招呼,害得我白白等了这么久!”

说着,就准备跟着方旭走。可就在这时,一辆小车疾驰而来,两道光柱冲破了雨雾,一下子就照在了方旭和老人的身上。

老人喜出望外,立即挣脱方旭的手迎着小车跑了过去。随着小车的急剧停下,一个靓丽的姑娘打开了车门扑向了老人,“奶奶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老人一把抱住了姑娘,又疼爱又责备地说:“我不是在等你吗?你这个死女子,咋才回来呀?”

姑娘立即在老婆婆的怀里撒着娇说:“本来早就要回来的,可偏偏车在路上坏了,所以这时候才赶回来。奶奶,对不起!”

老人说:“你对不起我不要紧,你对不起方老师啊!方老师本来是要回家的,可见我在这里挨着雨淋等你,他就一直陪着我。要不是方老师用她的伞陪着我,说不定你奶奶早就被雨淋病了呢!”

姑娘闻听此言,立即从老人的怀抱挣脱出来,有点儿忸怩地向方旭伸出手感激地说:“方老师,我叫司娅淑,谢谢你陪我奶奶!”

“不用谢,这是应该的。这事情要是你碰见了,你也会这么做的!”

灯光中,方旭看了司娅淑一眼。可就是这一眼,方旭就被司娅淑的美貌吸引住了,他又重新向司娅淑的脸上看去,心“咚咚”地跳了起来。从小学到大学又到工作岗位,他从来就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孩子。

也许是鬼使神差吧,方旭紧紧地捏着司娅淑的手,竟然把目光定在司娅淑的脸上不动了……

司娅淑明显地感觉到了方旭神情的异样,心里也“砰砰”地跳了起来。但她却没有回避方旭的目光,也没有把手从方旭的手里抽出来,因为她觉得眼前这个和她年纪相仿的房老师实在太可爱了,不仅人长得帅气,而且还在雨夜中陪了她奶奶这么久。既然他能这样做,就说明他有爱心,有一种高尚的人格。她心中的白马王子,不正是这样的人吗?所以她就让方旭紧紧地握着自己的手,定定地看着她……

大约过了五分钟,方旭终于发现了自己的失态,他不好意思地一笑,连忙把目光从司娅淑的脸上收回来,同时连忙松开了司娅淑的,说:“娅淑,我有一个不情之请,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?天已经这么晚了,你们回去也不方便。我的意思是,今晚你们先在我家这休息一晚,明天再消消停停地回去,不知道你肯不肯赏脸?”

司娅淑的心里已经不仅仅是感激方旭陪伴她的奶奶了,而是已经对方旭产生了深深的爱意了。此刻,她见方旭有意挽留她,就很爽快地说:“好啊,既然方老师盛情相邀,那我们就不走了,就在你家休息一晚上,明天再回去。”

老人把孙女和方旭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,却故意埋怨孙女说:“你这个死女子,都到家门口了,还要到房老师家去住一晚上,真是的!”

司娅淑笑了笑说:“奶奶,盛情难却嘛!”

方旭见司娅淑答应了,就连忙给母亲打电话说:“妈,快做饭,有重要客人来了!”

吃罢饭已经夜深了,方旭安排老人睡下之后,自己竟然连一点儿睡意都没有了,他目光柔柔地看了看司娅淑,想说点儿什么,却又没好意思张口。

司娅淑是心有灵犀,见方旭欲言又止,就柔声地说:“外面雨好像停了,你能陪我出去走走吗?”

方旭巴不得和司娅淑单独在一起了,立即站起身来和司娅淑走出了家门。

天果然没下雨了,竟然还有一轮弯月挂在了半空。这时,一缕缕秋风,送过来一阵阵凉意。方旭见司娅淑打了一个寒颤,就立即脱下外衣披在了司娅淑的身上,关心地说:“有点儿冷,小心感冒!”

司娅淑没有推辞,披上了方旭的外衣,但见方旭只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衣,就疼爱地说:“把衣服给我你不冷啊?”

方旭随口说道:“跟你在一起,我心里是热烘烘的呢!”

司娅淑脸一下羞红了。

此刻,两人的心都在激烈地跳动着,好像要从嘴里蹦出来一样。

路上的积水呈现出一条白色的带子。他俩向小桥慢慢地走去,司娅淑踩失了脚,突然一个趔趄就倒进了方旭的怀里……

方旭连忙伸出双臂紧紧抱住了司娅淑,司娅淑气若幽兰,熏得方旭心猿意马……

司娅淑的眼睛微闭着,似乎是被吓着了,又像是在等待着什么,方旭一低头就把厚厚的双唇压在了司娅淑薄薄的红唇上……

癫痫病小发作还需要治疗吗
中年癫痫病的起因
天津市癫痫专科医院

友情链接:

失节事大网 | 海贼王事件 | 我好想你吉他 | 北京肾病中医专家 | 人教版六年级作文 | 年湖南台电视剧 | 成都酒店管理学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