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异径管标准 >> 正文

【看点】风中的火焰(小说)

日期:2022-4-26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最初的爱越像火焰,

最后越是被风熄灭。

—摘自歌曲《假如》

一、相见不如怀念吗

华灯初上,夜色温柔,叶子沏一杯咖啡,慵懒地坐于屏前,开始享受独属于自己的这段浪漫时光。

不一会,清风现身了。一上线,他便发来一段话:叶子,这个周末,我去办事,顺便见你。

听说清风要来,叶子一下子慌了,她下意识地坐直了身体,手指在键盘上纷飞,她按捺着内心的躁动匆匆甩过去一句老话:“相约不如偶遇,如果有缘我们自会见面。”

清风却很坚决:相识五年了,我们应该见一面了。

清风是她的网友,确切地说是文友,五年前,他们相识于一个对联群。叶子的老公是一名乡镇干部,平时不在家,孩子上学后晚上住在离学校近的爷爷奶奶家。每天晚上,叶子有大把的时间耗在网上,她常常乱蹿于各个对联群。

那年,对联群流行看图出句。常常是有人发一张图片,群里的人争相附句。

有一天,叶子前脚发了一张风景图片,不到三分钟,一个名叫清风的文友就附了一首诗:“登山荷起云一担,戏水掬得月半弯。两袖清风拂乱垢,几盅淡酒悟参禅。”

叶子非常喜欢这首诗,在群里征得他的同意后,叶子将图片和诗一起发到了自己的博客里,引来众人围观。

还有一次,叶子刚从云南旅行回来,她将自己拍摄的图片,发到了群里,引来赞声一片。两张图特别美,一张是玉龙雪山,山顶处的积雪终年不化,远望如一条矫健的玉龙横卧山巅,背景是剔透的蓝天。一张是蓝月谷的照片,谷内蜿蜒的湖水十分清澈,呈干净的蓝色,水晶一般。叶子随后抛出一句:苍山盘巨蟒(求下联)。清风很快对答:静谷宿长龙。叶子又出句:蟒踞苍山观世象,清风对:龙藏深谷远尘寰。这人反应真快,才思如此敏捷。叶子不禁啧啧称奇,并充分挖掘自己的中文基础,搜肠刮肚继续出句:银蟒盘云追晓月。不料,清风马上抛出:蓝龙卧谷倚斜阳。

叶子一时词穷,有些着急,她起身看看窗外,外面正飘着小雨,雨中的花朵娇嫩欲滴,她灵光乍现,冒出一句:细雨拈花红入袖。清风迅速作答:清风戏草翠沾衣。过瘾!叶子心底暗叫一声,不甘示弱又抛出一句:雨骤一园溅绿。清风秒回:风急满径铺红。那一晚,他俩玩得不亦乐乎,整个对联群都为叶子和清风鼓掌,鲜花和掌声铺满屏幕。叶子正沾沾自喜,忽见有人发言:好是好,但格律似乎并不工整。叶子撇撇嘴,扔出一句:游戏何必太当真,有韵无律自在吟。没想到的是,清风也发出了这一句,两句话一模一样,时间显示只差半秒。乖乖,这也太巧了。叶子魔怔了,对联群沸腾了。

从那一刻,一种默契悄然种下,从此,两人上网后都不约而同寻觅对方的踪影。

可是,叶子从来没想过会网友,她甚至没见过清风的相片。或许,我喜欢的只是这种隔屏交流的感觉,叶子喃喃自语。

叶子是名小学语文老师,业余时间除了对对联,她也喜欢拍点图片、写点文章自娱自乐,用叶子的话说,只有文字才能带来绵长的喜悦。而清风,除了对对联,还擅长写自由诗,起初多是关于自然万物的,认识叶子后,清风开始写起了情诗。叶子常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诵读着清风的情诗忽而脸红心跳,忽而辗转难眠。叶子喜欢这种心动的感觉,这样的感觉,苏壮那个榆木疙瘩从来没给过。

叶子娘家与婆家一路之隔,叶子与苏壮是从小一起耍大的邻居。他们的婚姻是双方老人极力促成的,她有时觉得苏壮更像是自己的兄长。苏壮平时住在镇里的宿舍,周末才回来。腆着一个啤酒肚的苏壮,业余时间喜欢打麻将。偶尔,他也会带着叶子去参加他那些酒友们的饭局。叶子并不喜欢那种场面,一个个喝得东倒西歪,说话语无伦次,让叶子心生厌倦。不忙的时候,苏壮也喜欢下厨,总要为叶子和孩子炖一锅肉,面对他端上的大鱼大肉,叶子越来越兴趣索然。结婚十年了,叶子觉得自己的生活,就像自己的胃,盛满了太多油腻,需要一股清流来冲刷一下。

清风就是那股清流。叶子虽然没见过他,但通过他的文字,她无数次演绎想像过他的模样。热衷健身的他,绝对不会是一身肥肉,热爱文学的他,定然气质儒雅,像旧社会的白衣秀士一般,只有那样,才配得上他精神世界的丰盈。在叶子眼里,清风说出的每句话都飘着淡淡的墨香。

现在,他就要活生生地出现在自己面前了。怎么办呢?真的要见面吗?叶子一遍遍地问自己。

他已经在路上了,已容不得她多想,那好,拾掇一下自己吧。

打开衣柜,叶子挨个翻了个遍,竟然觉得哪件衣服都穿不出去,不觉心疼起自己来。自从成家以来,天天都是单位、家里、婆家三点一线的生活,生活的重心就是家庭、学校,很少参加什么聚会和宴会。照照镜子,才发现镜中的那张娃娃脸已经变得憔悴,眼角隐约显现淡淡的鱼尾纹。

一番梳洗打扮,镜中的叶子虽谈不上光彩照人,倒也楚楚动人。叶子个头不高,但身材苗条,一袭果绿碎花长裙外搭白色小西装,看起来干净清爽。五官虽不够惊艳,但很耐看,一头垂顺乌黑的秀发,加上这么多年书香的熏染,浑身洋溢着一股淡淡的文艺气息,自信又回到了她身上。

按照约定的地点,叶子邀了女友涂果一起等他。

她俩在茶馆门口四处张望,叶子的心怦怦直跳。这可是叶子第一次会网友。

暮色苍茫中,两个中等身材的男人走了进来,走在前面的那个络腮胡大方地自我介绍:“你们好,我是清风。”他操一口外地口音,声音有些沙哑。叶子和清风一直隔屏敲字,并未通过电话,这个声音让叶子一时有点恍惚。未等叶子反应过来,涂果伸出右手:大老远开车来,辛苦了。眼前的清风并不是叶子想象中的模样,长得比较粗犷,而且摇摇晃晃,显然已经喝过了酒。叶子怔了怔,顿觉失望。

“这是我的司机。”清风顺手指了指跟在后面的那位戴眼镜的男人,他笑眯眯地和叶子打招呼,叶子也冲他微微一笑。

天哪,难道这就是网友初次见面的感觉?怎么和她想象中的一点都不一样,没有惊喜,更不浪漫。叶子长出一口气,悻悻地跟着他们进入茶馆。

坐到桌前,叶子简单介绍了一下女友便再也无话,气氛略显尴尬。好在涂果十分开朗,片刻就和清风东拉西扯聊了起来,叶子则坐到一旁静静地喝茶,仿佛她是个局外人。那个司机不时抬起头呆呆地看着叶子,叶子有些反感,他怎么带这样的人过来,她讨厌色迷迷的男人。

看来酒的确是个好东西,不到一会,清风和涂果便觥筹交错起来,聊得热火朝天。气氛似乎越来越融洽,但叶子内心却越来越失落,忽而又觉得这种见面十分可笑,坐到那里有些不知所措。叶子向来不喝酒,低着头在角落里心不在蔫地嗑瓜籽,俨然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。

清风眼皮也睁不开,举着杯子和涂果碰来碰去,CD里唱着暧昧的歌曲,叶子忽然觉得一阵晕眩,为自己今晚的冲动后悔,起身借口去卫生间,下了楼。

卫生间里,叶子对着镜中的自己自言自语:网络真是不可信,那些心动与美好不过是我们的想象而已。

叶子从卫生间出来,一抬头竟然碰到了那个司机,一双眼睛火辣辣地盯着叶子,呼呼的热气简直要喷到她脸上。叶子一时竟呆了,不得不承认,细看之下,他比清风帅多了,浓眉大眼,头发不长泛着光,棱角分明的四方脸,挺拔的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。

还是他先开了口:你就是叶子?

她点了点头,下意识地往后挪了挪。

“你跟我来。”他居然拉起了她的手,她惊惶失措,稀里糊涂地和他坐到角落里的沙发上。

“你很漂亮……”他意味深长地说。

叶子不觉脸红了。

“也很可爱……”

“他经常和我谈起你,说你文采斐然。”

叶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心潮起伏着,她有些喜欢他富有磁性的男中音,浑厚而舒缓。

“你对清风什么感觉?”他饶有兴趣地问。

叶子的心底顿时划过一丝遗憾,她定了定神,不想回答这个问题,傻笑着:“又不是找对象,要什么感觉。我们上去吧,他俩该等急了。”叶子故意岔开话题,她不想让他看出她失落的心绪。

刚上楼梯,就听到清风声嘶力竭地唱着。那是一首老歌吧,歌词本来写得挺好,旋律也不错,怎么让他糟蹋成那个样子。叶子不禁摇了摇头。看看表快十二点了,叶子说我们回去吧,送你们回宾馆。

清风却抱着个话筒不愿回去,那个司机劝了两句,他竟骂骂咧咧起来。

叶子有些生气了,不再管他,拉着涂果离开茶馆。那个司机追了出来:“放心吧,你们先回去。我没喝酒,我会安全把他送到宾馆。”他倒是对自己的老板很负责任,叶子点了点头,转身离去。

回到家中,叶子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,回想起清风那些打动人心的文字,想着他今天醉酗酗的样子,叶子有隐隐的心痛。网络啊,我究竟该信你几分?她心烦意乱地将手机一撂,准备睡觉,手机却突然唱了起来。

这么晚了,会是谁呢?

“我是……那个司机。”那头传来他富于磁性的声音。

“哦,你们安全到宾馆了吧,那我就放心了。”

“叶子……”他轻声叫出这一声后,叶子的心抖了一下,她警觉地坐起了身子。“你为什么看不出来呢,我才是清风。他叫亚桥,是我的合伙人,我没告诉你,是怕你对我失望?”

“什么?你这个该死的家伙,马上上线,我和你没完……”叶子歇斯底里地叫起来。

二、重逢是首怎样的歌

与清风有了初次见面之后,叶子和他的联系更加频繁了,除了在网上相遇之外,电话也明显多了起来。有时,他一打就是一个小时,和叶子谈古论今咬文嚼字。通话不方便的时候,他们开始了微信聊天。有时,他会调皮地问一句:“想我了没?”叶子通常只用那些未置可否的话来搪塞他,比如:“你说呢?”“还用问吗?”其实叶子心里明白,自己对他的思念越来越深了。叶子常常幸福地守着清风那些动情的话语入眠。

让叶子没想到的是,涂果和亚桥竟成了好友。那日上班,涂果身着一条大红裙子袅袅婷婷飘进了叶子的办公室:艾叶,你猜这是谁给我买的?

叶子好奇地盯着涂果,涂果有着白皙的肌肤,红裙子裹着纤细的腰身,恰到好处勾勒出曲折的线条,旋转起来如一团跳动的火苗。

“你们家鲍力买的?”艾叶笑着问。

“等他买,哼。那个抠门货,不抱怨我大手大脚就不错了。”涂果撇了撇嘴。继而又伏在叶子耳旁,诡秘地说:想你也猜不出来,是那个亚桥买的。

“亚桥?你们?”叶子惊讶地瞪圆了眼睛。

“这还要感谢你和清风,我们现在可是正而八经的朋友,对了,也是无话不谈的网友。”涂果挥了挥手机甜蜜地走了。

于是,在那个冬天,他们又有了一次聚会。那天,天空灰黄灰黄的,北风卷着枯叶漫天飞舞。叶子和涂果穿着厚厚的羽绒服,在暮色中看到清风和亚桥身着单薄却有型的毛呢大衣,顶着寒风再一次向她们走来。

涂果和亚桥并肩走在前面,叶子和清风跟在后面,叶子不敢看清风的脸,两只手局促地搓着,不知该往那里放。就在这时,清风悄悄牵起叶子的手,使劲握着,一股暖流袭来,叶子的身体不自觉地颤了一下。

他们在小餐馆里进餐,涂果与亚桥开始滔滔不绝起来。叶子与清风则心照不宣般一言不发,叶子偶尔无意中抬头,便触到清风热切的目光,叶子像是被电击中,赶紧低头。他们吃的是火锅,热气腾腾,叶子的内心那一晚也出奇的温暖。

分手后,叶子正要洗漱睡觉,涂果发来信息,她像发现新大陆般告诉叶子:你知道吗?清风的妻子得了抑郁症,好几年了。曾经自杀过,被救了回来。

啊?叶子张大嘴巴。她无法想像,英俊潇洒的清风,如何与一个抑郁症病人共同生活。叶子对清风的私生活产生了极大的兴趣,虽然认识五年了,但这些,清风从未提及,叶子也从未问过。

网络嘛,不过是隔屏进行的一种信息互动、情感互动,真真假假、虚虚实实,看似无比熟悉,实则完全陌生。

深夜,叶子对着显示屏,将清风的文章逐个进行翻阅,试图从中找出一些端侃。

在一篇《独语》中,清风这样写道:冲动是我的兴奋剂,令我充满激情,理智是我的镇静剂,让我回归理性。于是,我总是在理智与冲动间徘徊纠结。

在《午夜》中,他写道:美酒消受不了,还是喜欢清茶。三两好友,清茶几盏,不碍交流,无妨读书,可以伴云邀月,也可倚风听雨……谁说无酒不能沉醉,我更喜欢这样的氛围。

以前读这些句子,叶子感受到的都是温暖与美好,如今再读,却觉得掩盖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真相。

叶子躺在床上辗转反侧,脑袋里全是清风的影子。突然,手机“嘀嘀”响了两声。是清风发来的一首小诗:本是荒芜的季节,北风吹瘦了寒月,相视的瞬间,谁先播种了喜悦。

叶子想了想,也整出几句,大胆发了过去:如果,早些相遇,如果,没有错过

……太多的“如果”,它们叠加成了一盘诱惑,恍若伊甸园里的禁果,即便鼓足了勇气,谁又能够完全把握。叶子也不管她写的算不算是诗,她享受的是这种恣意倾诉的感觉。

癫痫能够通过手术治好吗
杭州癫痫病最佳医院
小儿良性癫症能治疗吗

友情链接:

失节事大网 | 海贼王事件 | 我好想你吉他 | 北京肾病中医专家 | 人教版六年级作文 | 年湖南台电视剧 | 成都酒店管理学校